追蹤
半農半X的體驗生活
關於部落格
想要當農夫的學習記錄
  • 459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園丁實習課

搭6/30的夜車,這真是很累人的火車之旅,雖然已是午夜時分,有的乘客就好像置身在泡沫紅茶店,讓大家分享他生活上的不順,有的則拍打他放在踏腳板上的腳,讓前座的人參與他目前所聽音樂的率動.旅客上下車無可厚非,上廁所也是難免,但經過我的位子時,總是會禮貌性地知會我.
車抵鹿野時,興奮的心情彌補車旅的失望,踏出火車站時,感覺和我的夢想生活就更實現了些,我再不是透過眾部落格看這田野!
Barkely和我們在車站碰面,一同在車站附近的早餐店用餐後,前往夏耘.
顯然Barkely太了解搭夜車的狀況,所以在工作假期的首日,排給我們輕鬆的暖身.
我很享受這幾天排給我們的工作,以致於忘記拍照的事,沒有被派工的沅沅俐落的幫我們作照片記錄.
Barkely先帶我們參觀夏耘的農作,包括他所租用的地方,我一直用來感覺面積,一分地將近300坪,所以三五分地給我的感覺,應該是要遼闊的一大片面積,可是上過園丁計劃課以後,陸續看過實際的農地,怎的三五分地都只是爾爾?

先從我們要住宿的工寮(別被這名字誤導,其實是很舒服的空間)前開始,拔掉野草,野草十分強 軔,即使地面鋪上碎石,它也能夾縫而出,Barkely說,當初應該在鋪石子前先作壓土,情況就會比較好.我先把這經驗記起來, 以後如果派上用場是不是就是代表自己會有農舍呢,嘿嘿. 我初識除草也有專用的除草刀(Athen後來幫我買了好幾把),Barkely還給左撇子準備左撇子專用的,太有趣了這個人,他的農具室裡,東西分門別類,依序放置,就像"The Good Life"的Nearing夫婦一樣,這點我也要學起來,也要告訴婆婆,否則找到鋤頭掉了剪刀是很惱人的事.
再來就是到楊桃園剪枝.聽到這任務,真有點擔心,楊桃樹已經結了小楊桃,我這新手,如果落刀不對,會不會影響往後的產量啊? Barkely未免也太大膽了,居然派這等工作給我們. 齊胸以下的花枝都不必留,枯枝去掉,分枝,交叉枝,垂枝,徒長枝都要剪掉,平行枝在15~20cm內只留一枝強枝,沿著主幹逐一剪,才不會重覆和遺漏.粗幹無法以剪刀剪除的就留給Barkely鋸.
Barkely的經驗是每棵樹耗時15分鐘修剪,我雖然沒有計時,但我覺得每棵樹我應該花不只30分鐘.
3點半以前不和豔陽對抗,所以午休很長,人在屋裡,聽得屋外叮咚作響,循聲探來,原來是百香果熟來落地,真有趣,撿著撿著,彷彿自己成了撿雞蛋的小孩,奇怪?成長的歷程並沒有過撿雞蛋的經驗,何以會有此聯想?可能是自己有過想要養雞生雞蛋的念頭導致.
傍晚我們到黃豆園除草,草與豆株齊高,阻礙了光合作用.
立軒和沅沅兩人合力,作做得又快又好,我第一次看到黃豆植株的長像,大姐説黃豆很好,所以我們以後也要種黃豆,可惜忘記向Barkely要種子.
Barkely細算告訴我,黃豆是收支不平衡的作物,他逐項算給我聽,是沒睡覺的關係還是因為沒有切身經驗,我只聽進這項作物收支不成比例和整地(小牛)每分地(?)350元,而我的租地卻每10坪500元.
第二天採收鳳梨,Barkely講"採收鳳梨當天,不會再排別的農事",那天工作完,我就懂他的安排了.

(鳳梨田裡的大姊,比米勒的拾穗更令我感動)
我是從這身打扮認出我自己,所以對攝影師作了點小小抗議. 我和大姊負責收割尾端已成淡黃,絕對成熟的部份.


曉萍的身影, 她拎的軟袋比Barkely給我用的腎臟型塑膠桶方便多了(第二次我就換行頭),這Barkely怎麼能因為我和大姊長得比較壯碩就按比例分派容器呢? 


這區鳳梨園已植多年,東倒西歪,行道間行走不易,就讓我給跌了一跤,怕被鳳梨笑,趕緊爬起來,左顧右盼,還好沒有鳳梨因此斷頭.
沒多久,這回是Barkely,都快走到鳳梨田外卻給跌了,想到自己的窘況,我大聲說:好啊,把鳳梨都壓壞了嗬!! 沅沅接著高聲喊:媽咪,妳快來幫忙!這才發現Barkely半被背後重重的鳳梨給牽制住.我終究沒幫上忙,笨重地移動不到兩步,Barkely就撐起身了. 原來他巡完第一趟時只收割7顆,就沒有放回車上,繼續走第二趟,那知第二趟收了17顆,這又太多了,才會失了重心. 睡覺前,我想到一向兇巴巴的女兒,在那個當下出聲,心是極善的,這讓我很窩心(為人母者,總是因為這樣的自我陶醉而一再自我催眠接續扮演母親角色)我後來找了個機會向她解釋,為什麼老媽在當時說了不近情理的話.
八點多吧(我不記得了),回到工寮旁的整理室,大姊和我再去採收夏耘自有農場上從小養大的那批鳳梨. Barkely叫我們用手探探兩批的溫度,先前的那批低涼許多,所以採收鳳梨日,得很早開始工作,免得熱熱的鳳梨裝了箱,有所影響.
大姊拆套袋,再和我用油漆刷,輕刷去表面如果有蜘蛛網和底部容易著塵的部份,曬傷或蟲咬就淘汰給鄰居養的雞吃.Barkely負責萷去鳳梨頭以利裝箱,又怕沅沅無聊,讓她作分級.曉萍負責裝箱前的把關,她像挑西瓜般彈著鳳梨,確認不寄出過熟的.曉萍挑出三顆來吃,問大家排名.吃進嘴裡的鳳梨,和外面吃到最大的不同在於,除了很甜,每個都有膠質的感覺,又不會刺舌頭.我忘了總共吃了幾回,每三顆一吃,我笑曉萍,要吃就吃便是,還尋理由說是"比較". 農作室裡沒有網路,Barkely用行動電話和訂貨者逐一確認能配合收貨,負責品管的曉萍有點分身乏術......出貨的事直到過午才暫歇,還剩3位沒有聯絡到.曉萍挑空檔要到屋頂撿百香果呢! 我問:屋頂受得住兩個人嗎?  趕緊當跟屁蟲,曉萍真是天兵,她將一支梯子架靠在水泥柱旁,將水泥柱頂端中陷當跳板般,蹬上屋頂,沒想到這撿百香果的前置動作好像馬戲團,我一這麼想就暗笑而使不出力上蹬,更顯得腿短.

別看這乾癟的百香果,其實很香而好吃,如果是在落地的第一時間拾起,外皮光滑飽滿,很是漂亮.


還沒用餐恐怕已經超過一點了,也就是說採收鳳梨的日子得有一連串的工作,不像別的農事分成早上和傍晚兩段. 如果鳳梨日也循平常的工時,等於吃過飯,不久又得傍晚的工作. 然而,雖然沒排工作,Barkely也沒閒著,他來載我們去認識周遭的環境,鹿野高台是一定會去的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高台上等著乘坐和圍觀滑翔翼的群眾.


都有教練的保護.

Barkely指著一位教練說,這教練平日兼送瓦斯. 我想到這猶如自己喜愛種菜一樣,工作養肚皮,種菜當興趣,這教練如果當教練的收入夠的情況下,應該不會再去送瓦斯了!

景色迷人.

愛心和圓圈(沅沅沒拍到)是滑翔翼落地的標的.

立軒脾氣很好,是第一位沒和沅沅吵架的玩伴.
為了爭取他們自己的遊戲時間,沅沅在台東的日子,飯吃得既多又快!!
能在藍天大地下無慮奔跑的小孩,享有多大的恩寵!!

結束鹿野高台之後,造訪Barkely&曉萍的家,庭院裡的百香果樹長得無法無天,火龍果樹也佔有一席之地,庭院停放多部腳踏車,不曉得Barkely可有從介紹路段的過程中看出我的路癡表情,載了沅沅我很保守的沿著門口的馬路左到龍田國小及右跨一小段.
晚餐在Barkely家用餐,看到連衣服都還無暇換洗的曉萍為著張羅晚餐忙進忙出,實在過意不去. 義工來幫忙,幫多少忙是問號,提供吃住,安排工作,熱心如他們對於很想移居到台東的好奇者,把自己的所作的功課,經驗的累積分享給這些義工,我若有幸能擁有自己一塊農地,會作這般耗時間,耗心力的事嗎?自己都懷疑.
飯後到屋後的大草原散步,走一小段就完全沒了路燈,抬頭看天空,星星既多又亮,曉萍問我:和原來認為的相同嗎? 這問題嚇我一跳,腦子裡沒作過比較,是不是沒認真去想這問題,我屬意台東是因為它的地價還是美景?亦或是貪圖經驗的分享,已經有幾個家庭在落實自然農法,藉著他們已經實驗可行,自己去撈現成來享?  我只答了當下的感覺:比以為的熱和熱鬧!! 但我把這問題帶回來,為什麼我沒有想到這些比較呢?我是打從心裡完全接受和準備移居台東的事,還是壓根沒當一件事來認真?
曉萍建議我:可以考慮參加黎醫師夫婦8月左右所辦的參觀日本自然農法行,讓自己更有方向.(斟酌自己的狀況,今年不作此充電,夏耘的Blog其實已經對自然農法提供足夠的驗證,我正累積實習時間)曉萍給我的另一個建議是:考慮種植稻子,因為可以機械化,是我少少的人力狀況可以負擔. 我也想嘗試種稻子呢,只是沒規化到機械化的部份,可能是之前對稻米的計劃是純自用,沒打算要當作主經濟來源的關係. 可見自己想務農這件事,很欠缺落實的計劃,只挑自己想要作什麼,不想自己得要作什麼.
7/3是第3天的工作假期,好友會從苑裡經花蓮來會合,在這之前,我們先去玉米田旁載回Barkely一週前割下曬乾的牧草(?)回菜園邊除草邊作覆蓋,Barkely修復自動灌溉的水管(所以今年社大新增的水電課一定要去登記,太派得上用場). 再將前一日切除的鳳梨葉也覆蓋在整排金針花兩惻.
就在幫金針花除草時,一隻蜜蜂螫了Barkely,他囑我們先離開現場,好讓他在驅趕蜂窩時不致於螫了大家.
接著我們再幫楊桃剪枝,這回我心理比較壯膽,落刀也不害怕,雖然沒有細看,但估計仍舊無法在半小時內修剪完一棵.我盤算如果有鋸子在手更好.Athena & 土水兄也趕到,午餐前就作這樁.放慢用餐時間邊聊天.
傍晚兵分兩路,土水兄小睡以後早早自行先繼續楊桃剪枝的工作,立軒是捨命陪沅沅頂著烈日掘黃土中的大石頭.我們娘子軍漫步接續聊天到黃豆田除草.邊聊邊除草感覺真舒服. 

第四天也是最後一天的工作假期,輪到採鳳梨,大區回來,我和Athena再到小區採,大姊負責切除,土水兄拿刷子,人手夠,義工輪替去沖澡,紙箱不夠. 大姊被我誤導,早早煮好午餐,曉萍媽媽說:難得一回,能在12點以前吃午餐.  務農真是要人手足的活,否則像刮起颱風,那捨得撥出人手去張羅肚皮? 再者,豔陽下曬個幾小時,還真是不知該先休息還是先顧肚皮.

工作告一段落後洗個澡,真是一大享受. 這幾天 我每天洗三趟澡,洗完澡順手將衣服洗好晾起來,沒多久就乾了.  
雖然我和Athena原本都已訂了鳳梨,曉萍卻堅持各送我們一箱鳳梨和百香果,這種場合真是兩難,明明很想吃,不收很矯情,付錢又見外,這趟工作假期,就這麼又吃又住兼旅遊和外帶.
我們用完午餐就採分段式返家,先借宿Athena在花蓮的大姊家,隔天再走雪隧回台北,然後Athena再回苑裡. 為了讓我們搭便車,Athena留下幾袋行李請她大姊代為郵寄.
今年的年假休完了,希望楊桃採收那段時間,我可以再下鹿野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