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半農半X的體驗生活
關於部落格
想要當農夫的學習記錄
  • 460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農友聚會-2008/12

這個月新增三組成員,分別來自苗栗、新竹和中壢,上次加入的文宏和蕙蘭來自台中,我都不敢相信居然繼續參加,從台北起唸:台北、桃、竹、苗、台中,還得頓很多次才唸得到,何況我的租地是在台北縣!
大家都很準時到達(衝著這點,我就覺得我們這群農友沒話說;我很不願意被等,也很不耐煩等人)
除了舞龍老師超過一年,呂媽媽和大姊&我這組是今年5月開始學農的都成了資深者,據說:新手的成效往往優於老手。不曉得是用來打氣新手還是新手通常顫顫兢兢學習所致。但農友們對我哩哩落落的菜園還是鼓勵有加。

幾株花生讓大家感受一下拔花生的樂趣,地不夠鬆軟,拔花生變成鋤花生。
收成的比是比種下去的多,但倍數不像綠豆大;8月底種到現在,3個多月,時間也比綠豆長,聽說第一期種的花生更長於我現在第二期。
結束菜園參觀後前往幸福農莊,我在幸福農莊也看到留種花生(沒拍照)比市面販賣的更肥大。

農莊裡的土,色黝黑,具土香(不是那個鋤不盡的土香啦),捏起的團粒大小恰當。只要採自然農法反覆種植,我的土壤也會具此優良相,想當然爾,花生個頭也會肥胖可愛。
沒看到秋芳大象種的小麥,倒是看到蕎麥!

原來蕎麥長的不比綠豆高,又不必搭架子,應該也適合我來種。種了蕎麥,吃蕎麥麵。
秋芳大象打算將蕎麥和小麥都用稻子的途徑來去殼,Athena再幫我問問原住民YaYa,看看如何以人工作去殼的步驟!我的種植不會是大面積,所以,以人工來做,會比機器經濟。
這次農友討論,提及一個有趣點:夫妻一同學農,意見不同,時有爭執,如何避免?
結論是:爭執並非壞事,無需避免,透過多溝通、討論,取得平衡點。
我們雖然只有區區40坪練習,大姊和我也常有不同看法,最常見的差異點在於「除草」,大姊自從知道「土香」的繁衍猶如異形之後,遇「土香」必除之而後快,或鋤或挖,以免又快速在菜畦間蔓延開來。我因為自己動作慢,寧願不除,不希望大姊挖土香根而動到菜畦,「下了雨,菜畦又走樣,我感覺一直在挖土作菜畦」我是同一件事,一直反覆唸,大姊以不附和當作持不同看法的回應,所以,我是「積極的固執」,大姊則是「沉默的固執」。實在受不了我嘮叨時,才冒一句「土香蔓延很可怕耶」。所以,目前暫時的折衷是「最多就清除菜畦上的土香,菜畦四周的,包括雜草,就留著;開了花的,捻去花」。看起來,我們是沒有爭執,但其實是因為大姊懶得回應我,畢竟雙方都是採各自認為是好的方式來做,不代表誰比較對。我比較希望透過討論(即使是所謂的爭執)達到共識(這共識不一定是對喔,但是是一家子都認同的方式),再往下試;大姊是行動派,與其和我說半天,草都除完了,乾脆不理我。像這次聚會,我說:我訂好饅頭了,我們再煮個湯就行了。大姊說她買了紫米。我:買紫米作什麼,有饅頭當主食啦?大姊說:饅頭不夠時,來不及追加,弄個紫糯米甜點,能止餓! 一再囑咐我要多採些菜園的九層塔,說:採回來就是了,聚會時要用!後來又自言自語說:杏孢菇泡得太黑! 我忍不住說:我們吃饅頭配湯就好了啦!  農友們參觀菜園時,她張羅吃的,大家在討論時,她去菜園採收這週要帶回去的菜,末了,再把我們的東西打點收好,後來我才知道她3點鐘就起床蒸紫糯米!
不管是夫妻或姊妹或朋友,務農只是其中單一事件,太多生活點會因為我們的相異處而意見相左,但未必是壞,總是因為緣份讓我們碰面,如何讓這些差異成為助力,一起成長,才是課題,不就是這些人或這些差異豐富了我們的人生?
我在菜園對沅沅大吼過兩次,一次是因為她澆水時,沒注意而讓水管劃過菜畦,另一次是因為她踩上菜畦而不自知。我再怎麼不捨得蔬菜被割喉或踩踏,但看重蔬菜終不及於自己的女兒,更何況沒有做好事前的教育,只保留事件批評,對女兒也不公,抹煞她幫忙的參與。
拿沅沅自編的笑話當作是這次農友會的結語吧(雖然和聚會無關):一個老外到麵館點菜,對服務生說「What's your name?」服務生生氣心想:你這人怎麼這麼不禮貌,問你吃什麼,卻反問我的名字作什麼?兩個人吵起來,原來老外是說他要吃「花枝魷魚麵」!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