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半農半X的體驗生活
關於部落格
想要當農夫的學習記錄
  • 4596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丟三落四

雨勢忽大忽小,我依計種上香茅、黃玉米、萬壽菊,灑上已出芽的小麥,就除起原來媽媽桑所種的菜畦上的草。我也遵守原來的承諾,菜畦上的菜,無論開花與否,一律留著。心理邊贊許自己,別人看起來,事情似乎做不完,我是打算,做不來的不必做,做得來的慢慢做。我預計要做的事,絕對不會多,所以很容易就完成。而且記得得排兩套計畫,完全因應天氣決定做哪一套。
一不小心,相機給掉出來,趕緊拾起,好險,雨聲大,如果不是掉在跟前,一定不會察覺。
看看時間還早,肚子也不餓,不如就到筍園去拔點箭竹筍吧。
小心翼翼地走著,免得跌跤會讓老鷹笑。雨天的筍園,視線不好,但我還是採得了一些,順應懶惰的原則,我於是打算打道回府啦。摸摸手機袋,鼓鼓的;按按相機袋,也鼓鼓的,不過,怎的不是很鼓?我心想:不會吧?撩起雨衣看清楚,喔,NO,鼓的是手帕,我的相機呢?每個口袋都翻遍,也顧不得老鷹會不會聽見,我大聲嚷嚷:我的相機咧?
確實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掉了,最後一次照相是離開菜園的時候,所以,應該是掉在筍園裡。喔,真是,搞什麼嘛!我氣急敗壞地繞回筍園,瞪大眼,試圖從昏暗的園裡尋得絲微可能。
終究沒能找回,主要也是因為雨水進了脖子,濕了衣服,自己認定找不回了。我定下心來想想,好像也沒照了什麼了不得的照片(真是自欺欺人,就算有,又奈何?),就覺得還好;再想,如果掉的是手機,更是不方便;沒了相機,就是先不照相,真要用,找人借,丟了手機,早上沒有鬧鐘喚你起床,睡不安穩;通訊錄留著別人的電話號碼,掉了不安心;借手機總不如借相機來得方便。初步說服自己之後,就往回走了。

雖說如此,心裡還是懊惱,路上拾得一支竹子當拐杖,邊走邊柱著竹子使力,走沒幾步,穩著腳就罵:搞什麼嘛,真受不了,大頭鬼!
就要接近平地了,鄭媽媽餵食的流浪狗因為會咬人,所以給綁在工寮裡,我走近了,它就吠起來了。我仗著它被綁著,靠不了身,大聲回應它:不要吵!小白!
到了平地,打電話給大姊,大姊沒開機. 打市內電話,妹婿接了:大姊睡午覺呢,什麼事啊?
可我忍不住,一定要倒垃圾才行,這就耍起賴來了,我問:不行啊,我想跟大姊說,大姊睡多久了?
大姊來接了,我告狀啦:我的相機掉了!
為什麼?
不知道啊,就掉在筍園,找不到啊!
那就先用我的吧!
可是,用你的,我的相機還是掉啦!
那不然怎麼辦呢?
沒怎麼辦哪,我要回家了啦!
好啦,趕快回來吧!
台北有沒有下雨啊?
沒有啊!

坐在國光號上,接到當義工回家的婆婆的電話:今天去菜園發生什麼事了?
我心想:奇怪,莫非婆婆還通靈,怎麼會問我這問題?
我說:沒啊,怎麼了?
婆婆說:你的雨褲破了個洞,小狗咬了你啊?
真有意思,我答:沒啦,五路認得我,不可能咬我啦,雨褲太長,走路拖在地上磨破的啦! 不過,我的相機掉了.
婆婆說:哎呀,相機掉了以後雨天不要那麼辛苦,給自己放個假,休息一下,不要做那麼累.
我又說老話了:去菜園不會累啦,只是去逛逛而已啦.

到了台北,妹婿來接我,問了:你掉相機了?
是啊,真是的!
妹婿說:還好是掉相機,如果掉的是手機,就更不方便了.
咦,妹婿也這麼阿Q?
我還沒回話呢,妹婿又安慰我:我最近也是,看來我們要當心點,最近破財,我昨天掉了一把傘.
什麼跟什麼,我告訴妹婿:夠了,你不用再安慰我了,還掉了一把傘咧!
他很冤枉地說:耶,我那把傘很貴呢,300塊呢.
我制止他:停~ 夠了.不要再說了!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